<form id="3x5pr"></form>
    <noframes id="3x5pr">
    <em id="3x5pr"></em>
      <noframes id="3x5pr"><form id="3x5pr"><th id="3x5pr"><progress id="3x5pr"></progress></th></form><address id="3x5pr"><listing id="3x5pr"><meter id="3x5pr"></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3x5pr"><form id="3x5pr"></form></address><noframes id="3x5pr">

      讲座报告

        现代公共经济学研究中心 读书会·第十一期

        作者:时间:2019-11-04来源: 点击:

         

         

        题目:浅介几个宏观经济议题的发展

        (I) Output, the Stock Market, and the Interest Rates

        作者:Oliver J. Blanchard

        文献出处: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81), Vol. 71, No. 1 (Mar., 1981), pp. 132-143

        (II) 一个单部门内生增长分析框架下的增长最优化是否保证福利最优化的浅介

        文献出处:(1) Barro, R. (1990), “Government Spending in a Simple Model of Endogenous Growth.”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98 (5): S103–25.

        (2) Alfred Greiner (1998), " Fiscal Policy in an Endogenous Growth Model with Public Investment: a Note "Journal of Economics68 (2): 193-198.

        主讲人:曾宪政博士

        时间:2019年11月7日14:00-16:00

        地点:浙江财经大学财税学院1号楼302室

        主办单位:浙江财经大学现代公共经济学研究中心

        内容摘要:

        (I)1980年以前, IS -LM模型少有触及股票角色的分析;因此,世界知名的宏观经济学者Blanchard教授在1981年正式发表一个具有股票角色的IS-LM分析框架,并用来分析相关宏观经济政策的动态调整。为了符合“现代公共经济学研究中心(CPER)”的名称,将针对本文中的“财政政策部分”,作简单且效率的介绍。

        (II)在一个政府投资作为启动增长引擎的单部门Barro(1990)形态分析架构中,如果终生折现效用函数仅有代表性个人的消费时,Barro在某些结构条件下,证明出“增长最优状态就是福利最优状态”。后续,在相关的文献上,有众多作品持续挑战这个发现。其中,德国学者Greiner(1998)利用与Barro(1990)相同的体系结构条件(如终生折现效用函数,生产函数,所得税融资政府支出等),加上一个对于政府预算融资的简洁巧思设计,得到了“Barro(1990)中的增长最优状态不一定能够保证福利最优状态“的发现。

        多利彩票平台 潞西市 绍兴县 双牌县